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怪事!北方多省“大风车”摆着不发电直接损失超百亿,为啥?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16年04月06日 11:55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大气污染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为了改善大气环境,大家有一点共识——就是要减少煤炭的使用量,用清洁能源逐渐代替煤炭。(这是去年全球几个地区,煤炭的使用情况:在欧洲、美国这些发达国家,煤炭的使用率不超过百分之二十,但是在我国,这个数字却接近70%。图中,红色标出的这近8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去年使用的煤炭,是全世界的四分之一。)

2009年,国家出台《可再生能源法》,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保证清洁能源优先使用。就在去年,我国的风电设备装机量更是一举成为世界第一。

新能源:全球装机第一 为何弃而不用

但眼下,我国一些地方却出现了这样的怪现象,巨额投资的这些清洁能源建好了,却不让使用,尤其是西北地区,大量的风力发电设备被迫停用。(地图上您看到的这些都是2015年,风电被停用的重灾区:内蒙古,风电限电率是18%;甘肃风电限电率39%;新疆的限电率是32%;吉林的限电率32%。根据国家能源局的统计,这些停用的风电设备,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60亿元。)

一方面是国家治理环境,壮士断腕的决心,另一方面是我们普通人对改善大气污染的渴望;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么多的清洁能源无法正常投入使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的记者辗转近十个城市,为您揭开大型风电基地停摆的真正原因。

昔日“陆上三峡” 今日“弃风大省”

记者调查的第一站是甘肃酒泉,据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去年,这里有接近4成的风力发电设备被限制使用,成为全国停用风电设备最严重的地区,当年耗资上千亿元打造的风电基地,如今只能在戈壁上晒着太阳。

从酒泉市区出发,驱车两个小时,记者终于来到了这个风电基地,当地气象预报显示,这天的风力达到了7级,但大多数的风车,却一动不动的矗立在戈壁之中。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项目,是我国第一个大型风电示范基地。2008年,就通过国家审批,还被写进了国家能源局,十一五、十二五可再生能源规划,很多人都把它叫做“陆上三峡”。这么重大的项目,为什么建好了,风车却不工作呢?

原来风车不工作,是上级甘肃电力部门下达的指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有的时间段,能发电的机组还不到十分之一。

基本上,最大出力都是上百,但是当前出力不到十。现在5%到10%之间算比较好的了,如果按这个趋势统计下去,单天限电接近70%到80%。

记者注意到,在另一家电厂,这位调度员也正在关停风车,因为省电力公司要求他们,继续减少发电量。

三天时间,记者一共采访了酒泉市近十家风电厂,没有一家不被限制发电的。

输电线路审批慢 风电基地故停摆?

在历时半年的调查中,记者发现,甘肃风车停转并不是个案,为了不让情况继续恶化,国家能源局甚至明确要求,弃风限电超过20%的地区不得安排新建项目。

我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为什么?当年为了上马清洁的新能源,各地不惜花费重金,四方游说,结果呢?建好了,却不让发电,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大量设备在戈壁滩上晒着太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风车大面积停转呢?

甘肃省电力公司调度中心主任行舟表示:“甘肃新能源的消纳,主要还是在甘肃省内进行消纳。新能源多发的出力,那么必须要通过跨省的通道,送到省外。”

甘肃省电力公司给记者提供了这样一份数据:2015年,全省用电量是1300多万千瓦;但是新能源装机已经超过了1700万千瓦(1780万千瓦),当地根本用不了。

从西北电网分布图上看,目前甘肃的输电线路只和西北地区的几个省份连接,可这些省也不想使用甘肃的电。多出来的电要想送出去,只能依靠远距离跨省输电线路。可眼下,却没有这样的线路,如此一来,风车只能停转。

国家电网能源研究源新能源与统计研究所所长李琼慧解释道:“在规划里头没有和电源项目同步规划,所以2009年提出,核准整个程序下来到2015年才拿到核准申请,这是导致目前弃风限电严重,大量清洁能源送不出去的主要原因。”

国家电网的说法是,输电线路不是没有,早就规划了,只是国家能源局审批太慢,才造成眼下这个局面的,甚至在2010年,酒泉风电基地开工的第一年,国家电网就作出预警:如果没有外送的输电线路,“甘肃的清洁能源会严重过剩”。记者找到了当年的这份预警文件。

在这份资料中,参会单位中就包括“甘肃能源局”。也就是说会议内容,甘肃省能源局是知情的。这份资料中,关于甘肃的风电基地,国家电网确实给出了明确意见“西北电网消纳能力不足。规划风电需外送我国中东部地区。

谁限制了风力发电?

早在七年前,国家电网就发出了预警,那么,作为全国新能源项目审批的国家能源局,为什么还是审批了这么久呢?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接受采访时说:“从国家能源管理和国家电网公司,在认识上是有差距的,国家电网想搞成全国电网,所以它拼命的希望更多的来联网,我觉得也是有道理的,但是这个也不是今天一下子就可以实现的,从能源管理来讲,肯定就地消纳是最好的。”

对于国家电网所说审批滞后的问题,国家能源局并不认同。

史立山还告诉记者,2008年,国家能源局之所以批准甘肃的风电计划,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就是甘肃省必须“就地消纳”这些风电,也就是在甘肃和西北地区使用。对于甘肃出现如此大规模的风机停摆,国家能源局有着自己的看法。

消纳能力有限 酒泉缘何大干快上?

大干快上,可是作为一个投资上千亿的国家级项目,事先都应该有详细的调研,该建多大,最后谁来用,那么,当时的项目规划究竟是怎样出炉的呢?

对于国家电网,国家能源局所说的产能过剩,酒泉能源局并不认同,在他们看来,自己的风电既然可以送到西北电网,那么也就可以通过西北的输电网络,向全国送电。加上可再生能源法,明确对清洁能源优先使用,如此一来,酒泉的电就不愁用不掉,并不存在超量建设的问题。

甘肃省酒泉市能源局局长吴生学谈到问题时说道,“传统的能源没退下来,根子在这方面。我们全国这个用电市场竞争激烈,清洁能源的市场被火电挤占了。”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表示:“我们提出甘肃停止一切电源的建设,暂停一切,包括太阳能风能,因为量太大了,你用不了,但是现实中,它还会有一些项目去建设,我觉得这个过程也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每一个地方涉及到就业,涉及到经济增长都有一些现实的问题。”

2006年出台的《可再生能源法》中明确规定了要“优先采用”新能源发电,当年,新能源对于中国而言,还是个新鲜事物,包括这份法律的制定者,估计都没有想到,十年后的今天,新能源会有如此迅速的发展,而也就是“优先采用”这四个字,使得全国各地诞生了一个又一个“酒泉速度”。致使大面积的产能过剩,也正因为如此,“优先采用”根本无从谈起,只有建设规划,没有用电规划,只管生产,不管市场,酒泉的遭遇也许并不是偶然现象。

一波三折 远距离送电受阻

就在不久前,国家能源局宣布,十三五期间,将重点治理风车停转,各地方,包括新能源企业也纷纷出谋划策,想着解决问题的办法,事情发展到这里,似乎有了一个不错的结果,但事实上,风车停转并没有真正结束,以甘肃为例,现在出现停摆的风电项目,只是酒泉风电基地整体项目的第一期工程,(如今,第二期工程正在建设之中,与第一期有所不同,为了不再让这些风电无处可去,在二期工程一开始,酒泉就计划将这些新能源发电,通过国家电网正在建设的远距离输电线路,送到湖南,再向周边湖北、江西等省份输电。)

千里送电难进门?

那么这份看上去考虑周到,规划细致的一个送电计划,在现实情况中真的可行吗?

按照这条专用输电线路的规划,将在湖南湘潭落地。

湖南省电力公司电力交易中心主任李湘旗说:“如果是我们省里的水电在发的时候,那我们是不可能买他们的电的,我们的水电不能弃水首先要保证,我们不能为了外省的清洁能源把自己的清洁能源牺牲掉,那肯定不行。”

湖南省电力公司发展策划部副主任雷雨田则认为,本来酒泉到湖南这个特高压,在华中区域内消纳,不是湖南省一个省消纳,要在华中区消纳,必须加强湖南跟华中的联络。还应加强金门至长沙,至南昌,交流特高压的建设。

湖南相关部门认为,按照当时这条输电线路的建设规划,买甘肃的电,应该是整个华中地区的事儿,不是湖南一个省的事儿,那和湖南挨得最近的湖北、江西又是什么态度?

湖北省发改委电力处副处长徐旸说:“不是简单的就是哪个省份缺电,哪个省份窝电,我们就这样简单的拉郎配。实际上有很多专家也提出不同看法,就是这种远距离输电还是分布式就地消纳,这两个观点不分伯仲。”

江西省能源局新能源处处长王峰则表示:“长距离送电可能对我们受端电网,危险会很大,如果这个电量突然没有,突然丢失,那我们这个没有电源支撑的话,对于电网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会造成电网的崩溃,就是所谓的大面积停电。”

煤电受热捧 新能源“难进门”

湖北、江西这两个省,目前不仅不欢迎新能源,还在大量上马煤炭发电项目,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湖北省,去年一年,核准煤电项目6个,装机总量达到798万千瓦。相当于三分之一个三峡水电站。

湖北确实是缺电的省份,前几年,对电的需求量很大,可是现如今,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不仅仅有酒泉专门的输电线路向湖南送电,还有专门的铁路从内蒙古送来的煤炭,而相比较之下,选择煤炭,不仅仅可以在当地建设电厂拉动经济就业,而且这几年,煤炭价格一路下滑,价格也更便宜。

而相邻的江西省,虽然去年一年核准的煤电项目数量比湖北省少2个,但是规模和湖北差不多,也相当于三分之一个三峡水电站。

能源布局 家家都打小算盘

今天这样的事件再次上演,只不过主角从当年的天然气换成了风电。国家的发展理念是逐渐用新能源替代煤炭;但是落实到地方却是加快煤电厂的建设。这其中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认为:“就是我们在发展思路上和我们的发展行为上是不合拍的,我一直用不合拍这个词,习主席提出了“创新,绿色,协调,开放,共享”,我觉得这个前三个是最关键,能不能创新,能不能协调,能不能绿色,协调就是要合拍。”

李俊峰告诉记者,“合拍就是一个利益协调的问题,现在我们能源供给,还是一个行政区划,就是各地解决自己的问题,我不指望别人的电来满足我们自己的需要,我一定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这是我们大部分地区的一个思想,但是呢,按整个中国的一个发展,特别是我们能源的匹配,但是我们做不到。”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则表示:“理论上讲,应该做到全国一盘棋,但实际工作中总会有差距,因为每个省都有他的利益,它有它的GDP增长,它有它的税收增长,就业。应该来讲电力体制改革的出发点就是要更多的来利用新能源,来提高能源利用效率,也许过是你那看今天,我们这个新能源应该说,比现在会更好。”

发展新能源,保护环境,原本是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但是这件事并不容易,甘肃想借机发展自己的风电基地,招商引资;国家电网看到了发展互联互通电网的机遇;华中地区,想继续要价格便宜的煤炭,保证用电企业的竞争力。谁都没做错,但是放在一起,怎么看都不对,全国能源一盘棋变成了乱下棋。我们可以说这是成长的阵痛,在所难免,但是对于我们每个普通人来说,希望在经历了这场阵痛之后,我们能不忘初衷,让环境能真正的好起来。

(央视记者 徐扬 朱慧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