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外交部前翻译唐闻生:重要转折时刻的历史见证人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 2015年10月05日 15:24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见证我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始末

  今年,联合国迎来成立以来的第70个年头。作为联合国创始国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却一度被挡在联合国大门之外,直到1971年10月25号,终于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央视记者专访了这一重要转折时刻的历史见证人——唐闻生。

  唐闻生,曾经的外交部翻译,自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一直到周恩来、毛泽东辞世以前,唐闻生几乎参加了这两位伟人与来访各国政要、知名人士的所有会见,可以说见证了70年代中国外交史上的所有重要时刻。

  记者:您当时非常年轻,20多岁,不到30岁。 

  唐闻生:我1971年,28岁,也快30。

  纽约时间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二十六届大会。此时,就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已进行了一场22年马拉松般漫长的较量。那天,从下午3点40分开始,经过几番交锋,到晚上9点47分,投票结果已无悬念,最终表决牌上显示: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第26届联大以压倒多数通过了2758号决议。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吴丹当即表示:“恢复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联合国才能说真正开始了工作。”

  事实上,在联大投票的同时,北京也进行着一场同样精彩的对话。当时,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正在中国进行他的第二次访问。在不同的会见场合他都曾表示,在这届联大会议上,新中国是不可能进入联合国的。对发生的一切,当时担任翻译的唐闻生至今还记忆犹新。

  记者:有一个时间是挺有趣的,我们作为历史来看的时候,1971年10月25日,结果出来的时候,基辛格是正在北京跟总理进行会谈?

  唐闻生:不是会谈,头一天会谈完了,我们的26日早晨是它的25日夜里,那天早晨大概8点多钟,总理跟一起吃了早饭。

  记者:那个时候结果可能已经出来了吧?

  唐闻生:那个时候结果没有出来,但是总理跟他一起吃完早饭跟他告别了,所以后来下午,他去飞机场叶帅,叶剑英同志送他的。然后起飞了以后,我们都跟他,摆手再见的,但是那个飞机还在我们视线之内,就有人从候机楼里头跑出来说外交部值班室来电话,我们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决议案已经通过了,我们很高兴,还看着基辛格的飞机。然后叶帅就说,基辛格刚才在车里边还跟他讲,今年中国是进不去了。

  基辛格认为在这次联大会议上不可能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是有根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由于美国的支持,使台湾国民党当局得以继续占有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1949年11月,周恩来总理兼外长就已致电联合国秘书长和大会主席,声明我国严正立场。同月,苏联代表团申明支持。1950年,苏联和印度等国向大会提出了相关提案,但但由于美国的阻挠,提案被否决。此后,被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被拖延审议了10年。从上世纪60年代起,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国每年都提出,要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

  但提案一直未能通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天平逐渐向新中国倾斜,到了第26届联大之前,美国看到已无法阻挡新中国进入联合国的步伐,于是,改变策略,准备在这届联大上首次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当有代表权,但反对同时驱蒋。这种企图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双重代表权”主张,自然遭到中国政府的严正驳斥。于是,美国和日本在第26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提案,主张驱蒋属“重要问题”,须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当时身在北京,信心满满的基辛格认为这样的策略是有效的。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关于“重要问题”的投票中,联大多数成员否决了美国和日本的这项提案。

  记者:您怎么看,美国一方面为了缓和和中国之间的关系,尼克松,当时美国总统他是想出了一些外交手段,包括派基辛格作为密使来到中国进行谈判,另外一方面他又在使着相反的这股劲,这是两股劲。

  唐闻生:因为尼克松讲得非常清楚,他来中国是出于美利坚和中国的利益,当时改善和中国的关系是他的需要。基辛格有的话讲得更坦率,我们并不是出于感情上的原因来的。

  记者:原话?

  唐闻生:嗯。

  记者:您给翻的?

  唐闻生:对。而他多次讲我们是出于美国的利益。

  最终,在很多亚非拉国家的支持下,第26届联大通过决议恢复了新中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唐闻生回忆说,从这些细节中,也可以反映出当时中美两国的特殊关系。

  唐闻生:在基辛格秘密访华之前,原来到中国来不能花钱,否则你就是与敌通商,后来说你可以花一百美元,现在听起来有点可笑。

  记者:这是一个民主的、市场经济的国家,怎么会有这样的命令?

  唐闻生:就是这样,但是这些算是个友好表示,从原来不能花钱,到现在可以花一百美元。

  记者:这是您怎么知道的?

  唐闻生:我们在美大司工作,当时对美国的这些表示都会是注意到的。

第一次没给毛主席做成翻译的场景

  唐闻生出生在美国纽约,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三年,9岁的她随父母回到祖国。1965年从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她被直接分到了外交部担任翻译工作。后来,在各种外交活动中,唐闻生的身影总是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的身边出现,至今她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没有给毛主席做成翻译时的场景。

  唐闻生:是在1966年夏天,7月份,主席在武汉畅游长江。因为我们当时做同传,我一个,法文是齐宗华,还有阿拉伯文一个是郑达庸我们三个人,通知第二天去武汉,还告诉我们,主席有口音,你们可能听不懂,所以你们每一个人旁边,有三位都是老同志,你想同声传译,人家一边讲,你听不懂,你再去问,然后人家再告诉你,那天我就表示可能不行,是不是赶紧找别人。

  记者:那时候20几?

  唐闻生:23。然后就挺踏实地睡觉,以为第二天就换人了,结果第二天早上你上飞机吧,就挺紧张的,去吃早饭的时候,回来眼前发黑,后来齐宗华就跟我讲,他当时还跟我讲语录,他说主席以前讲,这个指挥员不可以脱离客观条件去企求战役的胜利,但是可以在客观条件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当时想,反正横竖是没有别人了,你吓自己就别吓了,你吓也没有用了,就去吧。当时我们去吧,就在那调麦克风什么的,然后廖承志同志去汇报,出来以后就说今天主席不谈了,就照相。

  记者:您已经把心理调试好了,结果不讲了?

  唐闻生:嗯,我挺高兴。

回忆基辛格第一次秘密访问中国

  1971年,在新中国外交史上是一个重要的年份。这年7月,也就是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的3个月前,为了改善对华关系,基辛格以尼克松特使身份第一次秘密访问了中国。

  当时,担任翻译的就是唐闻生。由于那时候两国没有任何往来,外交部首先派遣时任外交部西欧北美大洋司司长章文晋、礼宾司副司长王海容、外交部礼宾司副处长唐龙彬和她,一行四人前往巴基斯坦,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把基辛格接到了北京。7月9日12点,基辛格抵达北京,为了保密,专机降落在了南苑机场。

  唐闻生:他们非常好奇,扒拉一点窗帘,看看外面,看天安门,看一路一直到钓鱼台的场景。他们自己后来说是进入一片神秘的国土,他们能够到

  中国来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非常让人向往的一个经历。

  基辛格一行入住的是钓鱼台比较偏僻的5号楼,这是周恩来总理亲自挑选的住处。在这里,基辛格一行见到了周总理。唐闻生担任了这次会见的翻译工作。

  记者:您是跟着总理一起进来?

  唐闻生:跟在总理后边,但是我也是看见他们那样子,而且基辛格忙中有错,他没带衬衫,他是借了他们一个人的衬衫,衬衫有点小,他的脖子塞的有点紧,但是他们确实非常紧张。基辛格准备了一个厚厚的本子,材料,就是谈话要点,或者是有关的资料背景,总理就两张纸,而且可能是他自己写的一个提纲。可能基辛格开始是先照着本子宣读了他开头要说的那些话。但是后来看到总理只有两张纸,他不大好意思拿他那个大厚本子来念了,他把本子合上,他反正当过教授,他也是能讲的,双方就很坦诚地谈起来。

  基辛格在北京呆了48小时,其间先后同周总理进行了6次会谈,会谈时间持续了17个小时。美国政府将这次秘密访华之旅的代号定为“波罗行动”,意指此行像700年前的探险家马可·波罗造访遥远神秘的东方一样,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困难和风险。因此,唐闻生能够明显感受到美方人员的紧张。

  唐闻生:应该说美方整个都比较拘谨,他带了两个特别助理,实际上就是他的保安,两个人各自拿着挺厚的一个黑皮箱,一个人拿两个,开始会谈都坐在后面,可能怕遭遇不测吧,后来可能看着也还安全,就放松了一点,但是也是对他寸步不离。

  记者:为什么这个场景会给您留下这么深的印象?

  唐闻生:我没有想到,他们很紧张。

中国代表团亮相联合国大会受欢迎

  打开中美关系正常化的大门,恢复新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这使得中国外交获得了新的活力和广阔的天地。1971年10月25号,新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后,第26届联大会议还没有结束,我国政府决定派遣代表团参加之后的会议。

  团长是外交部副部长乔冠华,唐闻生则作为翻译随同前往。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首次在联合国亮相,在出发之前代表团做了很多准备。

  记者:当时你们出国是要有服装的,这个服装要统一做的是吗?

  唐闻生:那时候我们在国内大家都比较艰苦朴素,所以出国,国家也是给一笔费用,叫置装费,基本上都是在红都做的,当时的料子也有限,基本上大家做的大衣都是黑的,中山装不是灰的,就是黑的。

  记者:就是大家穿的基本上都是一个样,男男女女都差不多?

  唐闻生:略有差别,可能在外国人眼里头分别不大出来。

  由于中国那时没有喷气式飞机,只有螺旋桨飞机,无法长距离飞行。中国代表团于当年11月9日下午乘专机由北京到上海,转乘法航班机,经停缅甸、巴基斯坦、埃及和希腊,第二天到达法国巴黎,准备从这里乘坐法航前往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美国纽约。

  唐闻生:我们的专机下了飞机以后,然后就住进我们的驻法使馆,我们坐了两个大巴,当地的媒体,然后拿着摄像机就拼命地拍,拼命照。

  记者:这才到了法国就已经被这么照了?

  唐闻生:而且第二天,法国的报纸我们看了就挺乐的,因为它有一张照片就说中国大使到达巴黎,我们一看是我们的厨师,仪表堂堂,穿着崭新的黑呢子大衣,中山装,但是他们认错人了。

  1971年11月11日中午,中国代表团如期抵达了美国肯尼迪机场。团长乔冠华在机场发表了周恩来总理口授的简短讲话,其中说:“中国人民同世界各国人民一向是友好的”,“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美两国人民有着深厚的友谊。我们愿借此机会,向纽约市各界人民和美国人民表示良好的祝愿。”

  记者:那代表团到了纽约之后,美国当地的反应是什么?

  唐闻生:根据美国的规定,去参加联合国大会,而没有和美国建交的国家的人,必须在20英里的半径内活动。

  记者:以什么为圆心的?

  唐闻生:可能是联合国总部,我现在记不清楚,你有一定的活动范围,你如果离开这个范围,你就要申请,就要批准。但是大家也好奇,晚上出去散步步,看看美国的夜景,马路是什么样子,我们当时在街上散步,可能也因为我们服装的原因,我记得碰上一个美国老太太,花白头发,两个手捧着两个牛皮纸口袋,她当然是买了东西,她也无法跟我们握手。但是就是看见我们,马上停住了,然后很惊喜地说你们是中国来的代表团吗?

  记者:您为什么要用惊喜这样的形容词语词?

  唐闻生:她眼光是非常友善的,是非常发光的。她说欢迎你们,讲了很多友好的话。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到达纽约后受到了各界的热烈欢迎。1971年11月15日,代表团首次进入联合国总部。唐闻生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在进入会议大厅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当时的美国常驻联合国的代表布什与中国代表团的“偶遇”。

  唐闻生:就是要上一个滚梯,从滚梯的路口要走一小段路进到会议厅的大门,开始还没看见,滚梯上到最上头,你才看见布什看见滚梯口的不远处,然后就上前来握手,表示欢迎。

  记者:那怎么叫偶遇呢?

  唐闻生:我觉得是精心安排的。

  在这次所谓的“偶遇”之后,新中国代表团进入联合国会议大厅。这也立刻成了第26届联大最大的焦点。记者们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中国代表团团围住。这时,大会主席宣布:现在大会一般性辩论暂停,让我们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出席第26届联合国大会。顿时,会场上一片掌声。

  记者:您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氛围吗?

  唐闻生: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挺自豪的,据说这是联合国历史上第一次开那么长的,本来是上午,结果从早上10点一直到晚上6点40分,6个多小时,中间短暂地休息了一下。

  记者:为什么会那么长呢?

  唐闻生:因为很多人要求发言。当然第三世界国家,亚非拉的国家就更加热情洋溢。有些人就不断地要发言,因为联合国你要求发言,你要去登记,不断地有更多的要求登记,有的说都写了发言稿,最后都没有讲上。

  新中国在联合国合法权利的恢复,是中国外交的重大突破。之后第二年,也就是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踏上了中国大陆的土地。作为翻译,唐闻生全程参与了毛主席、周总理同尼克松的会见工作,见证了中美之间的历史性外交会谈。也就是在这一年,唐闻生的父亲唐明照成为了新中国首位联合国副秘书长。

  记者:您看您不管是自己的家庭还是您经历过的这种中美之间由隔阂,然后到破冰,现在叫利益攸关方,应该都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化,您怎么看待中美关系?

  唐闻生:我想中美两国都是两个客观存在,我们怎么样发展还是我们说了算,不是美国说了算,它想改变我们,也改变不了。

  记者:您为什么这么得出结论,是我们说了算,而不是美国说了算?

  唐闻生:我们对中国的事情,中国说了算,同样美国的事情,美国说了算,应该承认这一点,我们是不同的,我们的社会制度,我们的意识形态,我们的历史文化,我们的利益在很多地方是不同的。这个是一个客观存在,但是我们有很多共同点,我们共在一个世界上,我们有很多需要共同面对的,共同对付的问题。我们不必是每天都针锋相对的敌人,我们还是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这是要靠大家的共同努力和聪明才智。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